您现在的位置是: > 体育 > 贺湘仪《耳背上的印记》独脚戏诉乡愁

贺湘仪《耳背上的印记》独脚戏诉乡愁

时间:2019-05-09 13:06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身为外省第三代,七十三年次的演员贺湘仪从小常听爷爷说:「我们要回去『那里』。」长大后,她对爸爸口中的「我们是中国人」产生疑惑。为此,贺湘仪决定以戏解惑,透过独脚戏《耳背上的印记》表现「乡愁」一代代的传承与变形,演出家族三代的生命故事。

目前就读北艺大戏剧研究所的贺湘仪,从小和父亲的感情很好,虽然父亲很爱讲大道理、也习惯引述名人的话语解释事情,「但我一直是很崇拜他的,觉得他说的都很对,当然也包括『我们是中国人』这件事。」

高二那年,正值二○○○年总统大选,「我们全家对于『变天』这件事很恐慌,但一个历史老师居然说『政党轮替是民主自由最好表现』。」那一堂课,自觉「价值错乱」的贺湘仪举手发言质疑老师,「我激动到大哭,因为那跟我从小接收到的说法完全不同。」

贺湘仪北上念书后,认识更多不同出身背景的朋友,「有党外大老的儿子,也有家族在台湾住了十五代的。」她开始理解背景不同造成不同的价值观,她开始不常回家,开始顶撞、批判爸爸的言行。「我爸很爱写信给我,信里一样是长篇道理,每次都厚厚一叠,但我从没回过。」

进了研究所的贺湘仪,需要提出一份独立呈现的创作:「我发现我其实很想理解我爸!」因而有了《耳背上的印记》。她认为一家三代都有乡愁,也因乡愁而有不同的人生态度,「就像耳背上的印记,别人或许看不到,但自己一摸就知道。」爷爷的乡愁或许孤独,却很踏实,因为他知道「要回去那里」,但爸爸的乡愁很飘渺,「他没有一个可以想像『回去』的地方,是要回去哪里呢?」

演出中,满地的白纸时而飘着、时而贴着贺湘仪的身体,那些纸张是家书、是政治正确的试卷,也是一艘艘的船只,透过「贺智明」、「贺先知」、「贺湘仪」三个段落,贺湘仪演绎出爷爷、父亲与自己的故事。「乡愁会传承、变形,但如果忽略那印记可能会长得不一样时,责怪与批判就可能产生,只能靠理解去化解。」《耳背上的印记》十七日至十九日在台北牯岭街小剧场演出。

(中国时报)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