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 > 股票 > 陆以正专栏-金砖峰会 批美捧中

陆以正专栏-金砖峰会 批美捧中

时间:2019-05-09 13:01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四月十四日,海南岛最南的三亚市举行所谓「金砖五国」高峰会议(见图,美联社)。那天连战夫妇恰好也在海南出席「博鳌论坛」,也曾与大陆主席胡锦涛握手寒暄。台湾媒体可能因竞相报导这则消息,反而忽略了金砖五国第三届,也是在中国首次举行的金砖高峰会新闻。

台湾记者怎幺会这幺糊涂呢?原因之一是距离,北京把博鳌论坛放在海南省的琼海市,而举行金砖五国高峰会的地点则是三亚。两地距离二百公里,车程需三小时。大陆可能并未故意误导,因为设在三亚亚龙湾万豪酒店的金砖高峰会新闻中心,有二百多家中外媒体登记。台湾记者们恐怕并非顾此失彼,而是自己粗心,漏掉了另条更大的新闻。

中国大陆国力近年突飞猛进,在处理外交关係上却遵守邓小平「韬光养晦」的教训,尽量避免予人颐指气使的印象。北京发起并能推动的国际组织,过去只有一个「上海公报组织(SCO)」。这次做为金砖峰会地主国,虽然暗藏与美国竞争之意,也颇为收敛。

这番苦心似乎并未渗透到下层。政府喉舌《新华社》大张旗鼓地宣扬这次金砖会。善拍马屁的官员们跟着起哄,外交部长助理吴海龙、国家发展银行董事长陈元、和对外贸易促进会副会长于平,都抢在三亚举行「吹风会」(大陆用语,即记者招待会﹚。

《新华社》还报导说,过去新闻中提及金砖四国,照例都加引号。这回初次在中国举行的第三届会议,却由上级规定:通通不许加引号,表示这只是个普通名词。新闻管理细腻到如此程度,令人叹为观止。

「金砖(BRIC)」一词,是股票经纪人「高盛公司」的欧尼尔(JimO’Neill)首创使用的。原先只指巴西、俄国、印度与中国四国。二○○九年六月十六日首度在俄国叶卡捷琳堡(Yekaterinburg)召开。去年四月十五日,由巴西召集,地点在首都巴西利亚(Brazilia)。今年是第三年,组成国加入了南非,成为BRICS。

今年出席的国家领袖,巴西是新选出的女总统罗赛夫(DilmaRouseff),俄国是总统梅德韦杰夫(DmitriAnatoljevicsMedvegyev),印度是总理辛格(MenahanSingh),中国是胡锦涛。首次被邀的南非,由总统祖玛(JacobZuma)出席。

邀请南非加入这个新兴国家组织,主要考虑是地缘经济。老实说,南非跻身金砖五国,稍为有点勉强。南非经济年产值虽在一兆六千亿美元左右,仍不如印尼、墨西哥、土耳其或南韩。比起中国大陆的五十五兆,更如小巫见大巫。难怪南非上下对获邀参加,能坐在三亚的喜来登饭店(SheratonHotel),成为金砖五国之一,受宠若惊。

高峰会的主要作用,在显示应邀国家的国际地位。对祖玛那样目不识丁的国家领袖而言,会议主题还不如它的象徵意义重要;能与其余四位平起平坐,对他已经够满足了。但中国既然召开第三次金砖五国高峰会,还是要有主题的。这次的主题是什幺呢?

廿一世纪开始,上世纪的许多经济观念,如对外援助、投资和财政支援,今日都面临检讨,需要仔细重新评估得失盈亏。二○○五年金融风暴,产生了二○○八到○九年的经济调适,各国逐渐摆脱国际货币基金(IMF)与世界银行的牵制,自求多福。打开天窗说亮话,过去一言九鼎的美国,正被逼得靠边站,从主宰世界经济的唯一超强,逐渐变成旁观者,这才是大陆搞金砖五国的真正动机。

高峰会议的重要性,除出席各国领袖的个人魅力外,还有他所代表国家的软实力。会期仅有一天,除午餐外不满五小时。开会时谈些什幺,反正大家都手拿幕僚準备好的讲稿照唸,留作记录而已。做为地主,胡锦涛的演讲词还比较有点内容。细读他长逾五千字的演讲词,虽未明言挑战美国独霸的意思,字裏行间已甚明显,明眼人一看就懂。

金砖五国领导人这次通过了《三亚宣言》,分为三十二大段。一开始就强调:五国加起来,总人口超过三十亿,几达全球人口之半。此次高峰会的重点,在于「加强推进国际关係民主化」,分明暗批美国过去强以本身利益,操纵国际局势的行为。

相关资讯